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廉政楷模 > 正文

五四奖章获得者、钟南山院士团队成员桑岭 年轻医者的担当

作者:姜永斌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摘要:1月23日武汉“封城”,他逆行北上;4月8日武汉“解封”,他抗疫归来。作为广东首个驰援武汉战“疫”前线的医生,他连续76天奋战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随援鄂医疗队回广州隔离14天后,医院让他继续休息,他却说“还有病人和科研数据在等我”,选择直接回院上班。

  1月23日武汉“封城”,他逆行北上;4月8日武汉“解封”,他抗疫归来。作为广东首个驰援武汉战“疫”前线的医生,他连续76天奋战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随援鄂医疗队回广州隔离14天后,医院让他继续休息,他却说“还有病人和科研数据在等我”,选择直接回院上班。

  他就是刚刚被授予第二十四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钟南山院士团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核心成员、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桑岭。

  医者担当,作为钟南山院士的学生,桑岭的骨子里流淌着救治生命的热血。钟南山评价说:“桑岭是我们重症团队里非常优秀的年轻医生,他支援金银潭医院管理的都是最危重的新冠肺炎患者。他的工作非常出色,使得很多病人能够在极危重的情况下都挽救回来了。”

桑岭随援鄂医疗队返回广州

  治好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至更多

  提起逆行战疫的经历,桑岭感觉就像昨天:“返回广州隔离休整的时候,每天晚上做梦还在武汉。”

  1月23日上午,刚查完房的桑岭接到紧急电话,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要求他晚上务必赶到武汉,参与首批国家卫健委抗击新冠肺炎专家支援队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的救治工作。

  容不得多想,桑岭当即抢了张火车票,只身一人出发,成为最早在武汉参与救治的广东医生。

  封城之下,列车在武汉不能停靠,他先在岳阳下了高铁,坐汽车到武汉边界,再转车到金银潭医院,几经周折在深夜抵达驻地。

  自2004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奋战在呼吸内科及重症医学科临床一线,年仅39岁的桑岭已是身经百战的ICU战士。甲流、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这些年来,抗击重大呼吸系统疾病的战场上都有他的身影。

  桑岭驰援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是全市第一批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被视为疫情的“风暴眼”。当时有句流传很广的话:中国看湖北,湖北看武汉,武汉看金银潭。

  医院南楼7层是收治最严重病人的病区,这里的16张病床就是桑岭的战场。“我是医疗护理组组长,负责带领整个团队参与战疫,我不上谁上?”桑岭决定从一个个小目标开始着手。

  1月26日,桑岭团队在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两件了不起的事:成功为一名病危患者上了人工膜肺(ECMO),患者生命体征平稳了;为另一名患者完成了拔除气管插管的操作,这也是金银潭医院第一例成功拔管的患者。

  “第一次拔管的患者是一位65岁的阿姨。新冠肺炎刚开始流行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到了插管这个阶段,可能活不下来。而这位阿姨插了管,经过一段时间治疗情况有改善,拔管也成功了,这对我们是士气的提振。”桑岭说,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至更多。

桑岭(右)在为患者做气管镜检查

  最强大的武器就是病人的免疫力,从容应对才能更好挽救生命

  抢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手段很多,但排第一位的是气管插管。对于患者而言,如果无创通气达不到效果,就要考虑做插管有创通气,否则患者可能会呼吸衰竭。

  插管拔管是ICU医生的基本操作,但相比插管,拔管更令人紧张。“每个人都怕失败,害怕患者拔管后情况出现变化。”桑岭说,医生会根据重症医学的指标来决定拔不拔管,如果患者已经符合这些指标,情况改善到一定程度了,就应给他尝试机会了。

  在桑岭看来,每一次拔管都应该当成是第一次,因为对患者来说永远都是第一次,不允许失败。然而,在操作过程中,医生的头部离病人距离最近,暴露的风险也最高。而且穿着厚重的隔离衣,戴着正压头盔,动作不如平时、视野也会模糊,需要克服很多困难。

  作为国家卫健委抗击新冠肺炎专家支援队员,桑岭还参与了《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管理专家推荐意见》的编写,与其他专家共同为医疗救治工作分享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经验。

  “很多医生对同一个疾病的认识可能不太一样,同样是重症医生可能彼此间对治疗也有争议。”桑岭说,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流程指南,提供一个同质化的建议,让大家可以在一个模子里实现比较高质量的救治。比如,诊疗方案提出危重型病人需要气管插管,他们就细化到,当氧合指数跌到多少的时候,要上无创呼吸机。

  桑岭说,世上没有神药。“最强大的武器就是病人的免疫力,ICU医生能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危重病人维持生命,恢复他自身的免疫力,并控制继发感染。”他认为,像平时一样从容应对才能更好地挽救生命,这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也成为团队恪守的原则。

  一位50多岁的男性重症患者令桑岭印象深刻,“患者转来时病情非常重”,结合过往经验,桑岭按照指南,给予患者镇静镇痛、肌松等,采取俯卧位通气、肺保护性通气策略,同时加强免疫调节。经过夜以继日的奋战,患者从死亡边缘被拉了回来,而后成功拔管转出ICU。

  “很多病人的情况在好转,甚至一些本来快不行的病人,能从你眼前笑眯眯走出医院,作为医生的感受就是开心。”这些事让桑岭和战友们深受鼓舞。

  在武汉最艰难的时刻,桑岭带领的团队共诊治最危重的新冠肺炎患者近70例,其中9例患者成功拔管,约30例危重型患者转出ICU。他本人亲自参与转运最危重的患者3例,更操作了不计其数的气管插管、俯卧位通气和气管镜诊疗,被国家卫健委评选为“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

  当你作为一个螺丝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党和国家不会忘记你

  4月22日,包括桑岭在内,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8位援鄂医疗队队员结束14天的集中休整后返院。“我代表全院职工,热烈欢迎你们的归来!你们是好样的,为医院、为广州作出巨大贡献!”钟南山院士站在雨中动情地说,并在现场拥抱了每一个人。

  桑岭是钟南山院士的学生,从广州医科大学读书到毕业后留在附属第一医院工作,一直跟随钟南山院士从事临床和科研。

  “从钟老师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坚持。”桑岭说,自己也把奉献、开拓、钻研、合群的“南山风格”和临危不惧、实事求是、无私奉献的“抗非精神”带到了工作中。

  在武汉战场,桑岭还担任了武汉金银潭医院医疗护理组临时党支部书记一职,发展5名新党员“火线入党”,另有3名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大家的心更齐、力更足。

  经此一役,这个坚强的“大男孩”温暖如初。“我们穿上这身白大褂,就要行使我们的职责,尽最大可能救治病人!”桑岭说。后来,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短时间内拔地而起,方舱医院的大门陆续打开,全国医疗救治力量涌向湖北,大量轻症患者隔离治疗,让大医院的医疗资源和人手可以腾出来救治危重症患者。

  回顾武汉从“封城”到“重启”的整个过程,桑岭感受最深的是团结和齐心:“武汉人民和武汉的医务工作者更加伟大,面对疫情,他们主动与外界隔离,同样是值得世人尊重与理解的英雄。我们医务工作者上下班也是武汉市的志愿者自发去接送的,大家都想把这个城市保卫好。”

  回到自己工作的医院,桑岭仍然闲不下来:“之前的研究都落下了,还有新冠肺炎患者的数据需要继续整理、分析出规律。”

  被问及新时代青年应该有怎样的担当作为时,桑岭举了上学时的例子:“我们上小学中学时,老师都爱讲‘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一届学生’。这些年,社会上也对不同代际的群体有过一些不恰当的评价。”在桑岭看来,无论是“70后”“80后”,还是“90后”甚至“00后”,每一代人都发挥着自己的作用,都会是国家的脊梁。

  桑岭曾被评为“广东省卫生系统青年岗位能手”,又是“全国青年文明号”号手。提起刚刚获得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桑岭谦虚地说,得到这样高的荣誉很忐忑,自己只是做了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应该做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当你作为一个螺丝钉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党和国家是不会忘记你的。”桑岭在采访结束时表示。


 
 
越面临压力越冷静坚定——记四川省攀枝花市纪委常务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姚宏
拔保护伞 啃硬骨头——记山东省莘县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
清廉桂林
点击进入清廉桂林主站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