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退思堂 > 廉政楷模 > 正文

一头扎进去 做出新东西

来源:人民日报
摘要:经过多年研究,邹学校和他的团队筛选出数百份优异种质资源,培育出丰富的辣椒品种。市场上买到的辣椒品种,很多来自于邹学校团队。
 做开创性研究,淡然面对荣誉,闪耀神州大地的科技工作者——

 一头扎进去 做出新东西

 

  瞄准前沿,持续探索

  今年3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弥曼在巴黎摘取了“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这一奖项每年仅授予5人。颁奖词称:“她开创性的工作为水生脊椎动物向陆地演化提供了化石证据。”

  20世纪80年代,张弥曼在研究一种全新的肉鳍鱼类化石——“杨氏鱼”时,发现一个不寻常的现象:“杨氏鱼”身上很多特点和肉鳍鱼类中的总鳍鱼类很像,但却没有内鼻孔。

  当时,科学界普遍认为,包括人类在内的四足动物是从总鳍鱼类演化来的,而内鼻孔是鱼类“登陆”时学会呼吸的关键构造。为什么这条“杨氏鱼”没有内鼻孔?之后,张弥曼又对国内外发现的若干种总鳍鱼类化石进行了研究,发现它们全都没有内鼻孔。

  张弥曼的研究动摇了权威理论,在国际古生物界引发强烈反响。由此,科学界开始重新审视四足动物的起源问题。她还与相关科学家一起提出另一种假说,即一种接近古总鳍鱼类和肺鱼类共同祖先的鱼类是四足动物的祖先。

  瞄准科研前沿、做开创性研究,提有价值观点,是很多科研人员毕生的追求。湖南夏季高温、高湿的气候环境,能让这片土地长出独特而多样的辣椒地方品种。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邹学校思考着:如果把外地辣椒优质品种引进来,与本地品种杂交,会有什么“化学反应”?

  经过多年研究,邹学校和他的团队筛选出数百份优异种质资源,培育出丰富的辣椒品种。市场上买到的辣椒品种,很多来自于邹学校团队。

  品种的性能通常会逐年退化。为了让人们一年四季在不同的地方都能吃上鲜辣椒,邹学校团队的品种培育工作从没有停止。

  国家体育场“鸟巢”中方团队总设计师、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李兴钢认为,现代与传统文化元素的融合碰撞能够产生美妙的火花。在这一理念指引下,他提出了“胜景几何”思想理念。

  李兴钢说,“胜景几何”,就是“胜景”和“几何”的有机结合。“胜景”包含人、景、界面以及叙事和隔离物等要素,展现的是与自然紧密相关的空间诗意;“几何”与建筑本体相关,是结构、空间、形式等互动与转化的基础。

  “‘胜景几何’理念既是建筑师努力的方向,也是对当下缺失诗意的反思,亦是对自己关于理想世界营造努力的省问。”李兴钢说。

  选择挑战,不畏艰辛

  专注,往往是科研人员取得开创性成果的钥匙。

  张弥曼与鱼化石结了一世情缘。在数十年的科研生涯中,她经常背着30多公斤重的行囊在荒野间跋涉,寻找化石。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邹学校就在国内率先系统性地开展了辣椒种质资源研究。30多年的坚守,他和团队收集和保存国内外辣椒种质资源3219份,并建成了我国最大的辣椒种质资源库。

  邹学校和团队还在育种技术创新、新品种培育等方面取得了系统性、创造性成果,带领团队育成我国栽培面积最大的系列辣椒品种。而今,他和团队培育的辣椒品种,在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地广泛种植。

  从事建筑设计20余年,李兴钢主持设计的项目不胜枚举。绩溪博物馆、唐山第三空间综合体、北京地铁4号线出入站口、北京西直门交通枢纽、元上都遗址工作站……作为“鸟巢”的中方团队总设计师,他承担了体育场功能最复杂的底座部分设计工作。

  2016年年底,时年只有47岁的李兴钢被授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足见业界对他工作的肯定。

  作为一名实验病理、传染性疾病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曾因抗击非典而被人们熟知。但她更多的时间,是在为实验动物这门“小学科”奔走。

  “实验动物科学是支撑学科,是‘无名英雄’,它默默无闻,却为生命科学和医药研究的进步贡献了不可或缺的力量。”秦川和同行正试图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学科的重要性。

  创新,有时少不了“做点新东西”的追求。

  读博期间,西北工业大学教授李贺军做的是金属锻压研究,但带着“做点新东西”的念头,李贺军一头扎进当时刚刚兴起、颇具挑战性的碳/碳复合材料新领域。

  选择挑战就意味着艰辛。李贺军和团队走上一条漫长的探索之路。他泡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学习,啃着一本本艰涩的专业书,做着一本本笔记……“起初的半年,就是天天蹲图书馆、天天看书。”

  有心人天不负。经过多年艰苦攻关,李贺军带领团队在高性能碳/碳复合材料低成本制备与应用技术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成果,他本人也成为我国复合材料领域领军人物之一。

  看轻荣誉,看重科研

  面对成绩,科研人员能够淡然处之,因为他们更关注研究本身。

  获得“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殊荣后,张弥曼笑称:“我成为科学家是历史的偶然,荣获这一奖项也是历史的偶然,我只是比较早做了中国肉鳍鱼类化石研究,提出了一些看法而已。”

  近年来,张弥曼把注意力转到青藏高原的新生代鱼化石上。她认为这些丰富、保存精良的鱼化石,有助于揭开这一地区的“演化进行时”。

  “我的课题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是我们团队20多年的持续探索和攻关的结果。”每当有项目获奖,李贺军总要强调团队的贡献。

  “国家发展离不开高端材料。”李贺军说。虽然他带领团队在复合材料上做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成果,但他认为,置身于激烈的国际竞争中,需要不断设定新的目标、有新的超越,国家战略亟需的下一代高尖端装备的材料难题就能被攻克。“尽管攻关任务艰巨,但国家需求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无论多难都得干下去。”

  提到城市建筑,李兴钢忧心的是“千城一面”问题。“生活环境的过度人工化,让人们远离往昔的生活理想。在这样的现实之中,我们应当思考:如何才能将人与自然和谐的传统带到现代城市和建筑中来。”

  文化是城市设计、建筑设计的“根”和“魂”。李兴钢呼吁,更加详尽地研究城市发展存在的问题和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将城市空间营造得更有品质,更加适合人们的栖居、工作与生活。(记者 喻思南)

用奉献之火温暖群众心窝——记广西扶贫办监测统计处处长蓝标河
奋战在昆仑山下、世界海拔最高油田的采油工人——三代接力,守望戈壁油田
清廉桂林
点击进入清廉桂林主站
清廉桂林 微信
清廉桂林 官方微博
^返回顶部^